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文苑擷英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-> 文苑擷英


童年的柳笛


李帆

幾場大風刮過,不經意間,已是春上柳梢頭,美好的春天又如約而至。

在和煦春風中,柳樹開始從睡夢中醒來,掙脫掉灰暗的冬裝,露出淡淡的鵝黃。綿長的細枝開始變得柔軟,慢慢垂下,為即將綻露的嫩芽做著準備。剛剛發出的柳芽很嫩,像嬰兒的皮膚,亮亮的,柔柔的,枝條間錯落有致地倒掛著幾只小鳥,你爭我吵地歡叫著。身臨此境,有一種聲音便在耳邊隱隱響起,漸漸變得清晰。哦!那是久別多年的柳笛聲。

柳笛是我兒時的玩具,做法簡單。先選擇粗細適合的柳樹條,折斷其中一部分,然后一只手拿著枝干,另一只手勻著勁慢慢用力擰,讓柳枝外皮松動,繼續擰,直到能做一只柳笛的長度,用牙咬住大頭木質的芯,兩只手捏住柳條,慢慢用力,將木芯從樹皮里抽出。再剔掉圓筒狀樹皮頭上的一層表皮,用手捏扁,放到嘴里,用舌尖舔舔。緊接著,憋住氣,鼓起腮幫一吹,柳笛便發出美妙的樂聲。我們做的柳笛,雖然比不上竹笛精致華美,卻有一種秀雅與靈巧。

制作柳笛其樂融融,吹奏柳笛更是樂上加樂。柳笛發出的聲音和它的形狀有很大關系,短柳笛急促,長柳笛悠揚,細柳笛清脆,粗柳笛低沉。長且粗的柳笛,笛聲低沉渾厚,聽之似號角,肅穆而莊嚴;短而細的柳笛,笛聲悠揚綿長,聽之像小提琴,婉轉而輕快。一支笛子吹奏,笛聲單調卻并不乏味;兩支笛子一塊兒吹,便是二重奏,兩種音質,和諧地交織在一起,別有一番趣味。倘若一時興起在笛子上刻上一排小孔,學著大人的模樣,吹的時候,一會兒用手按住這個眼,一會兒用手按住那個眼,即使沒有什么韻律,也一樣沉醉其中。那時每到初春,小伙伴們手里都成把地握著大大小小、長短不一、形態各異的柳笛,田野里到處是悠揚的柳笛聲。那種聲音仿佛是世界上最美妙、最動聽的樂曲。

童年的柳笛,是伙伴們嬉戲的玩具,也是我們比試手藝高低的工具。想做好柳笛,選材最重要。柳樹只有在將要發芽卻還未長出新枝條的時候才能做成柳笛。春來了,我和伙伴們像猴子一樣麻利地爬上高大的柳樹,選那些粗直平滑的嫩條,做成各式柳笛。等到人聚多了,便開始比試,看誰的柳笛最長,誰的最粗,誰的最響,誰的最亮。初春,柳林掩映、杏花如煙的村落間,我們在田野里瘋跑,高高低低的柳笛聲響徹鄉間。吹柳笛沒有曲譜可循,可以隨心所欲,吹出屬于自己的樂章。就這樣,快樂的柳笛聲,伴著兒時上學的路,一直吹到鵝黃的柳葉墜滿枝頭,然后濃蔭匝地……

兒時的春天是踏著悠悠笛韻,款款走來的,沿著悠揚悅耳的笛聲,春天一路走來,由鵝黃走成碧綠。那春音蕩漾的早春三月,不知有多少快樂,被這柳笛聲送到了云中,播進了田野,同時也深深地浸入我的生命和記憶。時光荏苒,不論經過多少歲月的磨礪,也沖刷不掉那笛聲悠揚的童年。

如今,整日忙碌,感覺遲鈍,驀然回首,突然發現春天又來了。置身于世俗瑣事中的我,好想再擁有一段無憂無慮吹柳笛的時光,心里癢癢的。于是,找來刀具做了一個柳笛。當柳笛含在嘴里時,步入社會后的種種辛酸涌上心頭,心里潮潮的,卻怎么都吹不出童年的聲音,這時,竟有一絲溫潤涌出眼角……

 

作者簡介:

李帆,山東省散文學會會員,民盟臨沂市委文化藝術總支盟員。




文章糾錯

郵箱
手機
糾錯內容
驗 證 碼
亚洲AV综合色区无码三区_亚洲AV综合色区无码4区_亚洲AV综合色区图片亚洲_亚洲AV综合AV一区加勒比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